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朦嗏嗏

我们光溜溜的来到这世界上,也光溜溜的走吧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生前幻想  

2010-04-12 18:56:10|  分类: 个人日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 生前——出生以前。
据说,人一生出就有了一岁,而怀胎是10个月。按这个说法,我们出生以前有两个月游荡期。
————下面为:生前幻想
我飘呀飘,我没有意识。我只感觉着我要附于某一新生的物体上,那还完全没有意识的物体上。否则无法融合。
选择只有一个,就是寻找正在创造生命的过程。因为创造生命的过剩需要耗费大量的能量,这是宇宙基本定理,也是我脑海里除了融合之外的唯一认知。我虚无缥缈,我没有实体,我身上只有一些离散的电子。它们的一半充当了我的存储器,用来存储一条公式,就是1+1=0,意思如上。另一半对我产生牵引力,就是寻找能量发生地。

我们存在的时间并不长久,只有短短的两个月。并且我们毫无选择,我们只能被动吸引,被动融合,而在这我们看来是一个幸福的过程。否则我们就只有分解于空气中,成为普通的气体。

很幸运,我很快就被吸引到一群生物上,它们是一群单细胞生物,我选择与它们最强大的之一融合。那时我俩同时拥有了对方的意识,他意识里有这么一段话,我在这群生物中显得特别并不因为我是老大,而是因为我是最后融合的一个,你别看我们有这么一堆子,成千上万的,就只有一个能存在。就是说机会只有一个,这与过去很不相同,过去机会多很多,不过存活时间也不一样,现在似乎普遍能存活更久了,可是机会只有一个。你看它们其中的一些大个子,它们都是不止融合了一个的。你虽没有实体,但主宰在你,我有实体所以我可以比你存储着更多的信息。
我们的信息存储都是以存在时间为基础的,所以我们记载了我们所有活动的对应存活时间。你别看我是最后融合的,其实我是获得信息最多的一个。你别看那些大个子似乎很猛,事实证明,就算让他们抢到融合点也不一定能顺利结合。而我们不一样只要抢到了,生命就是我们的了,你虽然不过只是一些电子,但最后的主宰也是你的。
我只能被动的读取着这单细胞的体内的信息。
1.这成千上万的中只有一个能存活。
2.机会只有一次,出去了不成功便成仁,没有第二次。
3.在能量比较缓和就是不是很激烈的时候最好不要出去,事实证明这样的存活率很低。虽然这时的干扰比较少。
4.前面的成功了,后面的只能玩完,就算冲了出去也一样。这个不知道是谁定下的定理,让我无意识中居然升起了一丝怒火。
5.最后就是目标结合体的出现时间,这个只能靠运气。不过由于我的融合体融合比较晚,得到的信息是,外部噪音大的时候比较好。噪音大在我的感觉就是电子流动激烈。
6.还要选择个比较暖和的时间出去,因为这样就算我们出去后一时找不到目标也不至于马上玩完。
7.最后,如果成功合体请不要自虐,你伤害的是我们的兄弟。
我读取了它的全部信息,我知道现在要做的就是等机会。并且要一些新生的菜鸟去试验我们的想法,以此得到更多的信息。为此我们也做不了什么,我们之间是没有交流的,只能等。
等那沉不住气的傻逼。
一些兄弟出去后发现等待他们的是一个塑料袋,而他们也因此很快玩完了。这里我们得到的信息是,激烈前的中断意味着死亡。
之前我已经说过了,机会只有一个,我们等待并不意味我们占据优势,在等待——获得信息和争取机会之间我们必须取得一个平衡,一个得意顺利结合的平衡。这是命运,简单的说就是运,运气。所以我们出生以前就有了信仰的倾向,我们希望以此获得更多的,运气。
还有一些兄弟,根据反馈回来的电子信号,他们出去后遇到的是大便,就是跟我们只隔了一层皮的,我们熟悉的,不过我们知道那里并不适合我们生存,所以这些兄弟也都挂了。
这里我们几乎没有获得任何信息,唯一的信息便是,过于激烈的能量波动似乎也意味着死亡。但这与我们与生俱来的认识有冲突,激烈的能量波动代表着完美的结合,所以我们将这信息归结为垃圾信息,但它仍然存在于我们的存储器中。一切的这些信息给了我们一个萌发的大胆想法,外面的世界不只是零和一的选择。
不过这些都不重要,起码在我们顺利结合之前是的。
在我顺利结合以后,每次我会想起来我都会觉得是一个意外。我的所有认知,或者说是信息,没有起到什么作用,或者说是关键的作用,这完全是一个意外。经过是这样的:
在一次激烈的运动中,我被后面的兄弟推挤着不断往前,不断往前,直到我们遇到一个巨大无比的生物,在反馈回来的信息我们得知,它也是一个单细胞生物。但我们所有的兄弟都不知道它是什么,还有我们接着要干什么,我们唯一知道的便是,结合。可是与谁结合,结合的地点在哪里,我们都一无所知。这时起作用的便是菜鸟先行的道理,我是这群兄弟里最后结合的,所以我是他们中的菜鸟,既然是菜鸟当然认为自己是最牛的,所以我向它靠近了。很快我被它吸引住了,它似乎有着天生对我们的吸引力,这吸引力更多的是表现在物理形式上。我被它吸引,我融入了它体内。然后它开始运动了,不断的向前,我就像是一把汽车的钥匙。汽车启动了,很快,开着很快,很快我就消失在了同伴的眼前。就在我融入它的体内后,在证明我存在的电子信号突然中止了发送,因为我的信号无法突破它的身体向外部传播。我的信号突然消失,跟我一起出来的那些同伴都以为我玩完了。但我知道我还没完,因为我还有意识。在与它融合后,我与它互相得到了对方的信息。它便是我们要结合的目标,我很幸运。是的,我很幸运,但它告诉我,你只是这群生物中的幸运者,因为它们是死定了,而你,才刚开始。如果你不能成功,我们还会从下一批中挑选幸运儿。
幸运儿,多么贴切的词啊。
 
在我们到达终点前有很多危险,但不是说到了终点以后就没有危险。我们既然已经结合,我们的存亡便连在了一起。我存储的信息不多,但都是经验的存储,相信你也知道这些经验大多来至失败者,所以为了避免成为下一个失败的,我们需要在遵照所有经验的基础上避免菜鸟的冲动,你明白的。不要投机取巧这是我的基本概念。我读取你信息中,避免冲动和把握机会之间的平衡,我的意见是,概括所有经验的基础上把握机会,但这还不全面。接下来获取更多的经验便是你我要做的。
饿,但愿我们未来是光明的。我发现我已经渐渐的可以进行交流,这大概是结合后的能力。以前我一直是一个只能被动接受信息的电子团,因此我显得很活跃。说了一大堆废话,例如,你是什么啊?我们在干什么之类的。我发现他对此也很感兴趣,我们聊的天昏地暗。聊的很是八卦,说明每一个人天生就有着八卦的潜质。
PS:就算只有一个人看,我都会写下去,甚至只有半个。因为我只能一半写,一半看,就暂且称为半个读者吧。
在一堆废话中,我问出了一个第一个有意义的问题,为什么这里只有我们,没有其他的同类(在此我已经能以外形判断同类,这归结于与之融合的兄弟(或许是姐妹),它的存储的我能共用,我存储的首个信息便是同类的区分)。他的回答让我很是担心,在此之前的同类都玩完了,而我们也有可能成为他们中的一员,而我没有与之相关的任何信息。但愿老天爷能把好运气降临到我们身上。这是他的最不负责任的一句话,也是最没有任何技术含量的一句话。我说,怎么办?我们只管向前,其实我们也不是完全没有信息,之前的兄弟玩完之前,主体产生了剧烈的痛苦,这种痛苦我很熟悉,在我的认识里是一种杀菌的过程。所以我们要躲避这种痛苦?不一定,或许顺利结合的也是由这种痛苦产生,毕竟我是没有这方面经验的。所以你说要看老天爷。只能看老天爷。
或许老天爷真的眷顾我们,我们不断的向前,不断的向前,居然到达了一个无比舒服的地方,一路上也没有遇到什么阻碍,这里真的很舒服,也许我们就应该满足于此了。这时融合体另一方有话传来,我们是否成功还决定于未来的10个月。这段时期是我们的成长期,我也不知道我们究竟要成长成什么样子,不过现在我们具备了一个功能,就是吞噬。也是我们唯一成长的途径。现在我们应该把读取到得对方的信息开始解读了。这是我们的成长指标——它的名字似乎叫DNA。
将它解读完足以花费我们绝大部分的时间,边解读边成长便是我们这10个月的全部内容。
还有我要告诉你的是,这10个月只是最大时间,我们只有以最快的速度成长才能把握我们的未来。时间缩短导致的成长不完全就算出去了也不能生存。
他似乎知道的也就这么多,我没在问,我俩都很忙。解读DNA,成长身体,这个神圣的过程终于开始了。于是,我们陷入忙碌。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6)| 评论(0)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